同乐城tlc_同乐城tlc备用网址【同乐城登录】
通讯产品
您所在的位置是:同乐城tlc > 通讯产品 >
通讯产品
您所在的位置是:同乐城tlc > 通讯产品 >

通讯产品

绿威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State of Qatar大投资人债台高筑引发的股权抗争,猝不比防的整合治理

发布时间:2020-04-27 07:54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A股猪年春节后涨势喜人,题材炒作持续发酵,更有不少个股走势逐渐成妖。众多的热门股中,华映科技(000536.SZ)格外显眼:一方面,公司预计2018年全年业绩亏损37亿元-55亿元;另一方面,上市公司股价近一个多月的涨幅达180%。

近日,大股东猝不及防的重整,引起华映科技一连串反应,巨额关联交易不仅令公司业绩爆雷,也让公司经营短期内受挫,华映科技不得已将大股东诉至法庭保全财产。另一面,实控人又突然宣布对华映科技失去控制权,并且自身难保陷入缠斗,一时之间上市公司竟然找不到了“主人”,控制权归属成了最大的不确定。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导读:9月19日,华映科技(000536.SZ)开盘跌停,报2.84元/股,截至...

图片 3

纵然如此,凭借柔性屏风起,华映科技股票却涨势如虹,短时间内上演翻倍行情,一度成为市场明星。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采访到公司总经理、董秘陈伟,听他讲述华映科技的“迫不得已”和“不确定”。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1993年11月,华映科技上市,曾用过闽闽东A、ST闽闽东、PT闽闽东、*ST闽东、SST闽东、闽闽东等诸多名字。2010年初,闽闽东收购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等持有的福建华显、深圳华显、华冠光电和华映视讯四家子公司75%的股权,实现借壳,并更名为华映科技。公司业务是新型平板显示器件、液晶显示屏、模组及零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售后服务。

猝不及防的重整

导读:9月19日,华映科技(000536.SZ)开盘跌停,报2.84元/股,截至下午收盘,下跌6.35%,报2.95元/股。

事实上,2018年的业绩亏损早有苗头。2015年以来,公司扣非净利润下降明显。到了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89亿元,净利润2.05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48.19%,而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3.31亿元。

华映科技可谓多事之秋,陈伟最近也极为忙碌,在短暂的沟通中他仍不断地接打电话沟通包括经营和股权的诸多事宜,“大股东重整来得太突然,有点猝不及防,自己也没预料到事情会突然到现在的局面”,陈伟表示。

21世纪初台湾地区液晶面板产业一度形成由友达光电、奇美电子、广辉电子、中华映管、瀚宇彩晶等组成的“面板五虎”格局。

图片 4

1月底,华映科技发布的业绩预告,犹如一声惊雷,公司预计2018年净利润将巨亏37亿元——55亿元,这样的亏损额度,即使在前一段众多业绩爆雷A股公司中也是名列前茅。

如今时过境迁,“台湾地区面板五虎之一”大股东中华映管却被置于破产的难堪局面。

数据来源于上市公司年报

对于亏损原因,华映科技直指实控人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称截至2018年底应收账款中应收中华映管款项余额为4.58亿美元,而且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可能导致上述应收款项无法全额收回,公司需计提大额坏账准备。另外,公司子公司福建华佳彩亏损金额较大。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对于2017年上市公司净利润较上年减少近一半的原因,公司归因为上期出售厦华电子股权产生投资收益及本期公司计提固定资产准备外加存货跌价准备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然而根据财报,2017年年报披露的净利润为2.05亿元。其中,其他收益达4.73亿元,这就意味着上市公司主业产生的净利润实质是同比下降的。若不是有补贴,华映科技2017年的实际业绩将发生亏损。不光2017年,2016年公司还通过5.91亿元的投资收益才使当年不致亏损。可以说,若不是项目补贴与投资收益,华映科技2018就应该被“ST”。

这不得不提到中华映管的突然重整。2018年12月13日,中华映管宣布发生了债务无法清偿等严重事宜,并已经向中国台湾桃园地方法院申请重整及紧急处分。华映科技还专门为此发布了风险提示,其中已经提到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存在变更风险,以及中华映管款项可能无法收回等事宜。

记 者丨朱艺艺 杭州报道

大股东埋雷

显然,对华映科技来说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实控人的重整消息,华映科技公告称是从台湾公开资讯观测站获知,2018年12月14日华映科技管理层便紧急召开董事会,主要就是审议对实控人重整的紧急应对措施,并授权管理层成立应急决策委员会。

编 辑丨朱益民

华映科技此次巨亏,缘于来自控股东的30多亿元关联应收账款可能无法收回。

“我们在此之前一直认为大股东当时是没问题的,突然爆出来,完全没有预料,之前也根本没有应急预案”,陈伟表示。

9月19日,华映科技(000536.SZ)开盘跌停,报2.84元/股,截至下午收盘,下跌6.35%,报2.95元/股。

根据当初借壳的方案,交易完成后华映科技每个会计年度内关联交易金额占同期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在降至 30%以下前,华映百慕大等要确保上市公司每年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 10%,不足部分由华映百慕大以现金向存续公司闽闽东补足。若后续关联交易金额比例恢复至 30%以上,仍须确保上市公司当年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 10%,不足部分由华映百慕大补足。

随后,2019年1月8日,华映科技将公司控股股东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诉至法院,申请对华映百慕大的财产采取财产保全措施。1月29日,华映百慕大所持华映科技7.29亿股等资产已被冻结。在对深交所的回复中,华映科技也表示,“公司判断应收中华映管账款发生重大坏账迹象的最早时点是2018年12月13日晚间”,即获知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公告的当晚。

今日早间,华映科技公告称,

图片 5

2月13日早间,华映科技又紧急公告称,公司2月12日从中国台湾地区公开资讯观测站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具体为中华映管于2月12日召开董事会,认定中华映管对华映科技已丧失控制力,中华映管与华映科技及其子公司已非母子公司关系,自2018年12月底不再编入合并报表。

公司从台湾地区公开资讯观测站获悉,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于9月18日晚发布重大讯息,中华映管之资产不足抵偿负债,且众多债权人竞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中华映管土地、建物等各项资产,中华映管已无法继续生产、营运;

图片来源于上市公司年报

华映科技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和实控人之间一直在保持沟通。在最新的回复中,华映科技也称和中华映管主要通过函件、邮件、电话等方式沟通,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期间,工作人员还表示“在等台湾方面的邮件”。但从近几次重大事件的情况来看,显然双方的沟通并不通畅。

中华映管董事会于当日依台湾地区公司法第211条规定决议申请法院宣告破产,以使中华映管员工及各债权人能依法律规定公平受偿。

在此承诺的基础上,上市公司的销售、采购等都高度依赖大股东,两者间形成畸高的关联交易。对大股东的依赖也成为华映科技致命的短板。 根据华映科技2月12日披露的数据,2015年至2018年9月底,上市公司向中华映管销售收入分别为32.6亿元、22.5亿元、27.2亿元、20亿元,在营收中占比分别高达60.34%、51.07%、55.65%、55.17%。

“不确定”的控制权

9月18日晚间,华映财务长黄世昌在记者说明会上称,

图片 6

在和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沟通中,陈伟提到最多的是“不确定”。其中,备受关注也是最大的不确定就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实控人问题,深交所对此也连续追问。

“华映除土地、厂房全数已遭查封外,台湾地区桃园地方法院17日前往华映龙潭厂,进行机器设备的资产查封,华映遭法院查封的土地、厂房、机器设备各项资产,预计将遭法院后续拍卖的强致执行程序,因为无法继续生产营运。”

数据来源于上市公司公告

对于为何认定对公司失去了控制权,中华映管在2月28日晚间对深交所的回复中表示,考虑到中华映管持股未过半、无董事会席次、无重要业务往来、无法参与及主导华映科技的重大活动决策、无指派主要管理人员等情形,主张对华映科技未具控制力。

要知道,21世纪初台湾地区液晶面板产业一度形成由友达光电、奇美电子、广辉电子、中华映管、瀚宇彩晶等组成的“面板五虎”格局。

不仅如此,2015年至2018年9月底,大股东的应收账款对公司营业收入的占比也不断扩大,分别为50.62% 、77.37%、 75.04%、136.68%。让人堪忧的是,大股东对华映科技的逾期应收款也不断攀升。《投资者网》研究发现,到2017年底、2018年9月底,华映科技应收账款中大股东华映百慕大款项余额为20.42亿元、27.42 亿元。而到了2018年12月底,这一数额已经增至31.4亿元。其中,截至11月底的逾期金额为17.61亿元。现如今,其实际控制人进入破产重整,拖欠款项可能无法收回,需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华映科技是第一家台资A股上市公司,其前身为1993年上市的闽闽东,起初业务为机电产品生产销售、房地产开发、金属材料的经营等,2000年左右,公司陷入经营困难,连续亏损并被暂停上市,之后一直经营不佳。2010年初,闽闽东重组,收购华映百慕大等持有的福建华显、深圳华显、华冠光电和华映视讯四家子公司75%的股权,并更名为华映科技,这才有了公司后来的显示屏业务。

如今时过境迁,中华映管却被置于破产的难堪局面。

更为严峻的是,控股股东试图从上市公司脱身。2018年12月13日,中华映管发布公告,告知其和华映百慕大均发生了债务无法清偿等严重事宜,并据此向台湾桃园地方法院申请重整及紧急处分。

中华映管曾在华映科技派驻多名董事,但2017年3月——5月,林郭文艳等多名中国台湾籍董监高辞职,仅留董事长林盛昌及监事会主席刘俊铭。在华映科技爆发债务危机之后不久,林盛昌辞任华映科技一切职务,刘俊铭也转身离去。至此,中华映管除了名义上拥有26.37%股份之外,在华映科技没有派驻任何董监高人员。

重整遭驳回,中华映管宣告破产

实控人意欲出走

在中华映管借壳前,福建电子信息集团便为华映科技第一大股东,在后来的股权变化中,信息集团旗下的信息产业投资又联合莆田国投,以50亿元参与华映科技定增募资,之后两者持股比例均达到13.73%。信息集团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华映科技3.9亿股,占比14.2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莆田国资持股13.37%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2010年1月,华映科技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控股股东从而变更为中华映管(百慕大)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中华映管。

2月12日,上市公司大股东华映百慕大已认定对华映科技“丧失控制力”,自2018年12月底不再编入合并报表,且所持华映科技的股份中,质押率已经接近100%。中华映管这些的举动透露出从华映科技的“逃离”之意。

事件发生后便有声音称信息集团应为华映科技控制方,出身信息集团的林俊也确实在2月1日被选举为公司新任董事长,并且进入董事会。信息集团是福建当地实力雄厚的国资企业,根据官方介绍,集团位列2018年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第38位,并且控股、参股星网锐捷、福日电子、华映科技、阿石创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函信息集团就此事进行采访,对方回复称“现在不接受采访”。

此后,华映科技主营液晶模组产业、盖板玻璃产业、面板产业。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