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伟德国际手机登陆

国企改革将成资本市场重头戏

人民网 2019-02-11  129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2019年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一年。当前,无论是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央企之间的战略性重组,市场都对今年国资国企的举动充满期待。


  混改力度全面加大


  1月11日,绿地控股旗下绿地城投集团以约8亿元价格成功受让河南省公路工程局集团70%股权,打响了2019年国企混改提速的第一枪,这也是河南省管国企子企业混改成功的第一例。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协议方接下来还将推动公路工程局管理层和员工持股,最终达成三元股权架构:绿地持股51%、河南交投持股30%、公路工程局管理层及员工持股19%。


  种种迹象显示,2019年将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1月15日表示,将加大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在前三批50家试点的基础上,出台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加快推出第四批、100家以上混改试点。


  国资委秘书长、资讯发言人彭华岗则在1月17日表示,要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和股权多样化改革,对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企业的出资企业,对主业处于竞争领域的商业类企业,要鼓励加大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力度,进一步扩大重点领域的混改试点,要以混促改,加快转换企业经营机制,特别是要在完善企业治理、市场化选人用人、加强激励有效性等方面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同时,也要进一步探索中央企业集团层面的股权多样化,要积极探索有别于国有独资企业的企业治理和监管模式。


  而在此前1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也进一步明确,2019年要强化改革政策落地,加快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深化综合性改革,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权多元化,不断激发企业内生活力发展动力。


  中国企业研究院实行院长李锦认为,2019年国企改革混改的分层分类推动,四批试点与“双百行动”,将使得混合所有制改革向更大规模、更深层次发展,重心由“混”向“改”转变。他认为,应当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改变以前的“稳妥”“有序”过于谨慎状态。比如:对于追责制度,必须要有相对应的措施和手段来调和,着力引入多层次多维度多形态的社会资本。


  央企重组融合深入推进


  央企的战略性重组则是2019年国企改革的另一大看点。彭华岗指出,中央企业中很多企业在发展主业的同时会派生出一些产业,这些产业往往是具有战略性、前瞻性的产业,今后将加大这些产业的专业化整合,集中优势,做强做优。这项工作此前已经开始进行,但从2019年开始将加大力度。另外,还将进一步推进中央企业的战略性重组,加强重组整合以后的融合,更好地配置资源,实现重组整合优化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2018年11月28日晚间,国机汽车宣布,拟以发行股份方式,合计作价约31.07亿元,向国机集团收购其持有的中汽工程100%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国机汽车将实现在汽车工程领域的拓展,推进产业链延伸与资源整合,持续推进向“贸、工、技、金”一体化、具有行业综合优势的国际化汽车集团转型升级。


  在军工行业,市场与对央企的整合更是充满了期待。2018年底,中航沈飞、中航光电等中航系上市企业纷纷发布公告,企业实际控制人航空工业集团收到国资委通知文件,集团企业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企业之一。中信建投认为,航空工业集团为军工产业内首家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企业,国有投资企业的成立对于剩余9家主要军工企业具有示范效应。由于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所持股企业可以涉及一个集团,也可以涉及多个集团,投资企业将有能力以各种方式与其他军工集团进行资产上的置换。


  李锦则认为,2019年中央企业重组,将从“国内竞争为主”向“国内外竞争并重”“国民产业融合”转变。稳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等领域央企战略性重组,持续推动煤炭、钢铁、海工装备、环保等领域资源整合。兼并重组、交叉持股、财务投资、战略联盟等多种合作模式将大量涌现。


  国企资本运作高度活跃


  数据显示,从混改到并购重组,当前国企资本运作交易正在加速落地,并愈发活跃;股权类交易是国企调整资本结构或资产结构的首要方式,且比例还在不断上升。


  长江证券研究显示,2013年以来本轮国企改革期间全部上市企业共完成的14478笔(其中涉及国企4158笔,占比28.7%)资本运作交易。资本运作交易价值方面,国企占比自2015年开始抬升,2018年占比40.2%。2018年二季度以来,无论是交易频次还是交易价值,国企占比均有着非常明显的提升,其中地方国企贡献了大部分增量。数据显示,2018年地方国企的股权交易价值为2396亿,共交易314次,逆势保持小幅上涨。


  从行业来看,2018年国企资本运作交易同比增长较多或占比权重较大的一级行业主要包括公用事业、军工、电子、化工、交运、电气设备、房地产、汽车、食品饮料和商贸等行业,政策驱动、较高的资产负债率、较低的行业集中度或为国企股权交易集中在这些行业的主要原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