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浑朴圆方鲁智深

大唐临清热电企业  2016-01-28   王洪鹏   3749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对待弱小总心怀悲悯,定要出手相助,撞见强人偏疾恶如仇,必得拔刀相向。——评鲁智深

  上面这句话,也许是《水浒传》里鲁智深性格的生动写照。水浒英雄里,若论起真性情、真慈悲,非鲁智深莫属,他既是“酒肉穿肠过”的花和尚,也是佛缘深厚的真佛陀。性情率真的鲁智深,刚性正直,但也圆润有趣,做起事来既有头有尾,善始善终,有时候却又出人意料,让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行为举止让人喷饭。

  鲁达鲁而不莽,处事细密,为了阻止店小二,让金家父女顺利脱身,他“且向店里掇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约莫金公去得远了,方才起身,径投状元桥来”。见了郑屠,他并没有动手就打,而是让郑屠亲自操刀切肉,慢慢消遣他,一方面消磨郑屠的斗志,一方面也是为了做好铺垫,如果上来就打,郑屠势必讨饶,那么很有可能鲁智深就打不下去,在鲁智深眼中,这个镇关西实在是不值一提,他不想打一个讨饶认怂的纸老虎,而且他也想看看, 平日里这个横行乡里的恶霸面对真正的敌手是不是还那么嚣张,只有先撩拔得郑屠动了怒,原形毕露,再打起来就顺理成章,合情合理了。鲁达倒也没有打死郑屠的本意,只想狠狠教训他一番,不料这厮不禁打,三拳上去就被打回了原形,成了死老虎。

  在三拳打死镇关西后,结局尽管出乎意料,但鲁达并没有慌乱,他的表现是拔步便走,回头指着郑屠尸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回到下处,急急卷了些衣服盘缠,细软银两,但是旧衣粗重,都弃了。”关键时刻,行事果决,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瞻前顾后,没等众人回过味来,他已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鲁达上五台山成了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后到大相国寺结识了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偏偏林冲被高逑迫害,发配沧州。鲁智深一直暗中保护林冲,当他在客店听到差人密谋杀害林冲的消息后,并没有冒失动手救人,“却被客店里人多,恐妨救了”,他怕人多眼杂,妨碍救人,提前一步,赶到野猪林,埋伏在那里,以静制动,以逸待劳,等两个差人动手,他突然跳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足见鲁智深思虑周密,有勇有谋。为了防止公人继续加害林冲,他一路相送,一路扎腾得两个差人苦不堪言。临别时,两人公人道:“不敢拜问师父在哪个寺里住持?”智深这时洞若观火,一眼就看出两个公人不怀好意,想套出他的底细以便秋后算帐,他没有像武松动辄标榜“杀人者武松也”那样英雄主义大爆发,而是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仗。”这段话可谓机巧:一方面直接揭露两个公人心怀不轨,另一方面又旗帜鲜明地表现出对高逑的蔑视态度,同时还答非所问,好汉不吃眼前亏,甩脱掉不必要的麻烦。

  水泊梁山许多好汉缺乏是非观,像打虎英雄武松一路上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虽风光无限,但多是从哥们感情、江湖义气出发,算不得伸张正义。而鲁智深不单光为了朋友能两肋插刀,更可贵处是能够疾恶如仇、富于正义感,对弱势群体总是心怀悲悯。即便对素不相识,毫无瓜葛的金家父女,在听到镇关西的恶行后,他也义愤填膺,打抱不平,从他气鼓鼓地一夜未睡的表现来看,完全把金家父女的事当成了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这时估计他心里早急着要教训一番郑屠,但他善始善终,为了保护金家父女,好动不好静的他,按捺住性子,愣是不惜坐一个上午的冷板凳,直到金家父女脱离险境。

  在野猪林,他更是“杀人须见血,救人须见彻,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鲁智深不怕麻烦,走了十七八天,一路护送林冲到沧州才放心。

  小霸王周通抢亲,他又一次仗义出手,而且在结识周通后,他没有因为哥们义气放弃原则,拿刘太公女儿的幸福换取哥们感情的升温,在周通许诺不再娶刘太公女儿后,他还唯恐周通反悔,三番五次逼问周通,直到他折箭为誓,发誓不再去骚扰刘太公女儿才作罢。

  在与生铁佛的争斗中,饿着肚皮的鲁智深因为找不到吃的,对老僧人恶语相向,老僧人将碗筷都藏起来,他干脆将找出来的粥倒在灶台上,捧着吃,才吃了几口,听老和尚道 :“我等端的三日没饭吃。却才村里抄化得这些粟米,胡乱熬些粥吃,你又吃大家的。”智深吃五七口,听得了这话,便停了不吃。这就是鲁智深,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与老僧抢粥喝,不恃强凌弱,不拿拳头说话。

  而且鲁智深似乎天生具有幽默感,在桃花村,他为了安抚刘太公,居然别出心裁地编造出“洒家在五台山真长老处,学得说因缘,便是铁石人也劝得他转。”摇身一变,鲁智深成了摇唇鼓舌的媒婆角色,让人忍俊不禁。更可笑的是,他颇有顽童心态,装新娘子也罢,他偏脱得赤条条的,“众人灯下一看时,只见一个胖大和尚,赤条条不着一丝,骑翻大王在床前打”,把个周通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魂脱窍!一个不可一世,让老员外胆战心惊的大盗被不着一丝的黑大汉骑在背上,一顿痛打,怎么想这场面都挺滑稽,有点像是一场恶作剧。

  等到他上桃花山做客,眼见李忠与周通放着大把金银不送,菜正热、酒正酣时把他凉到一边,两人下山去打劫给他当盘缠,不放过一次发财机会。他顽童心态复萌:你们放着大把的现成银两不送我也罢了,还得现打劫现送人情。干脆,我不陪你们玩了!一不做二不休,鲁智深把服伺他的小喽罗缚了,将桌上的银器踩扁一股脑拿走。是鲁智深在乎这点银两吗?非也,鲁智深豪爽、慷慨、急人之困与打虎将李忠的悭吝形成鲜明对比,根本不将钱财放在眼里。他这么做纯粹只是要气气这两个小气鬼:你们不是爱钱吗,我偏拿走让你们肉痛。想想李忠两人也够可笑,把一推白花花、金灿灿的金银摆在桌上,不花费只是拿来放桌子上当摆设,不知是不是出于葛朗台心态,看着金银心里就暖和!更有趣的是鲁智深下山时眼见山高路险,无路可走,他居然灵机一动,一路翻滚下山,皮糙肉厚,毫发无损。

  到了东京大相国寺,听说让他管菜园子,鲁智深不干了,“洒家不管菜园,俺只要做都寺、监寺”,方丈只好哄他,不要着急,你看,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都寺、监寺也不是一天能当的。鲁智深本来对功名也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一根筋记着智清长老让他当都寺、监寺的话。噢,既然还得排队等,那就慢慢等呗。“既然如此,也有出身时,洒家明日便去”,这番对话可爱又好笑。这就是鲁智深,浑朴自然,其实大智若愚,不算计、不计较其实不就是大智慧嘛。

copay card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sporturfintl.com cialis 2015 coupo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