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豆腐记事

大唐鲁北bet1946mobi企业  2014-10-30   李亚伟   3221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在一定意义上,美食是各种食材的分工协作。只不过,有的食材一旦出场就一定会占据主角的地位,任谁也无法撼动,比如燕窝,抑或鲍鱼;有的食材,可当主角,亦可当配角,比如大白菜,这也是大多数食材的境遇;而有的食材,即使当了配角,也能与主角平分秋色,让人不能忽视,比如豆腐。


  豆腐的地位来源于它柔软变通的个性,给烹饪的人们留下许多发挥的空间。麻婆豆腐的热烈,白菜豆腐的平和,还有臭豆腐带有一丝戏谑的味道,豆腐既可自成一家,又可与其它食材相得益彰,无限接纳无限包容的态度是一种王者风范。


  家乡有一户人家做豆腐已经很多年,他家不仅做豆腐,还摆摊卖豆腐脑。豆腐脑的摊子就在老汽车站旁边,早起出门坐车的人免不了来买一碗豆腐脑,因为此处往来方便,水果摊和烤鸭店等也应运而生,借着这点人气,再加上手艺好,早点摊子从没有冷清过。


  豆腐脑分两种,一种是大家都熟悉的普通豆腐脑,另一种就是叫做“老豆腐”的。老豆腐介于豆腐脑和豆腐之间,形状松散,质地老韧,佐料多用韭菜花,老豆腐味道清淡,细细品味却又回甘,配着韭菜花细微的咸辣,味道朴素而淡然。


  买老豆腐的,多是老年人,年轻人是不喜欢这种单调滋味的。就美味而言,豆腐脑质地细嫩,浇上黄花、木耳做的卤,口感细滑,十分入味,较老豆腐略胜一筹。就充饥而言,老豆腐则显得“沉甸甸”的,需要长时间消化,而哆里哆嗦的软嫩豆腐脑,哪里耐得住一上午的辛苦奔波。在一餐一饭都要精打细算的年代,老豆腐自然是不二之选。


  因为很少去外面吃早点,对豆腐摊的记忆并不深刻,只是隐隐约约记得,那里总是人来人往,热气腾腾。每次要认真端详它的时候,它总是在那里。有很多事物,在大家生命里只算得上是配角,虽不重要,却让大家的生活显得圆满。


  后来,豆腐脑摊子旁边出现一家卖油炸麻花的,两家合作十分默契。来买豆腐脑的,总会买上几个麻花,而奔着麻花来的,也都会买上一份豆腐脑,相互扶持间,生意愈发兴隆。


  某个冬日的清晨,很早,记得是五点钟,出门坐车,发现两家早点摊子早已开始忙碌了,顾客还没有来,卖麻花的沉着地揉着面团,做豆腐脑的正在给炉灶添火。冬日的清晨只是冷,还有天边几颗寥落暗淡的星,电灯挂在他们头顶,在热气的包裹下是昏黄温暖的一团。幸福安稳的生活来自于勤俭坚忍的劳作,虽辛苦,却有着脚踏实地的安稳。


  一天早起,买了麻花,坐在白漆木桌子旁,等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韭菜花依然放在玻璃瓶子里,待食客自由取食,粗瓷大海碗,铝制薄汤匙,十多年前的景象一直保持到现在。旁边的小孩子已经会走路,捏起掉在板凳上的菜叶要放回我的碗里,小小年纪就懂得爱物惜物,真让人感动。


  去探望奶奶,八十多岁的老人,记忆逐年消退,孙辈们去探望,奶奶都要问:“你是小晨吧?要不就是小丽?”大家的名字在她嘴里逐一念叨一番,总有说对的时候。奶奶的说明是,孩子多,记不住。我问她:“能记清楚有几个孙子孙女吗?”奶奶说:“不知道,今天上午没事,坐在家里想了一上午都没想明白。”奶奶在桌子上摸索着,拿出米饼核桃露之类的塞给我,催促我快吃,看我没兴趣,又去拿水果,水果也没吃多少,奶奶思索了一会儿,拿出钱来让我去买豆腐脑吃。多年以前,豆腐脑是高高在上难得品味的零食吧,奶奶认为它是好东西,要穷尽一生将好的拿出来给儿孙们。


  有很多人,大家小的时候,是大家生命里的主角,渐渐长大,他们就成了配角;可无论大家走多远,之于他们,永远是不可替代的主角。有时他们的表达方式慎重严肃,有时他们的表达方式朴素平淡,不管哪一种,都跟呼吸一样自然,像极了那一碗豆腐脑,一直都存在。

prijs viagra apotheek viagra pillen kruidvat viagra rezeptfrei forum
上一篇:诗两首
下一篇:2014年,感悟母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