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草原印记

检修运营企业  2014-09-02   葛孚祥   295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从希拉穆仁大草原归来已经俩月有余,但希拉穆仁大草原在我脑海中留下的记忆,却丝毫没减少。要说是什么令人这么难以忘怀呢?那时间还得追溯到今年中考之后的6月下旬。


  事情的起因主要是因为儿子。儿子在升入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并不理想,可以说稍差些,但经过三年的拼搏、奋追后,就从一个学习差等生成了优等生,非常的不易,这令我和妻子颇感欣慰。今年中考,儿子感觉成绩不错(尽管成绩单没有下来),所以特向妻子“申请”去希拉穆仁大草原游玩。希拉穆仁,蒙语,汉语是“黄色的河”。


  6月24日上午9点,满载欢乐而又兴奋的旅游大巴在呼和浩特市区的郊外急速行驶着。坐在大巴最后边的我,一边聆听着导游绘声绘色的讲解,一边欣赏着窗外的优美景致。路旁葳蕤的草木、挺拔笔直的白杨,风光旖旎的大青山,以及土地平旷、楼房俨然、道路宽阔的武川县,这些都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但我心中热切期盼的还是那广袤无垠的大草原。


  一路上我从记忆的脑海中搜索着电视、影片中草原的景象。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忽然觉得车子开始晃悠起来,不知不觉中车子叉入了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在旷野中愈行愈远。渐渐地,颠簸的车子驶入了希拉穆仁大草原。从窗外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垠的青色大草原,在丘陵的坡上有一些白色的蒙古包。随后我极目远眺,然而却怎么也没有在视野里寻觅到郁郁葱葱的草海和意象中的遍地鲜花。


  接近11点的时候,大家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天骄驿站。车子刚一停稳,一群身着蒙古族服装的姑娘和小伙们就齐整地站在车门外,手捧纯蓝色的哈达,端着亮银色的酒壶和银杯,一边唱着动人的敬酒歌,一边热情地向大家献上美酒。一支歌,动人心弦,一杯酒,沁人心脾,蒙古族人坦荡的胸怀和热情豪爽的性格,一种到家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让身心疲惫的客人瞬间跌入了一个新鲜、别致而又舒畅的胜境,旅途上的一切艰辛和疲劳,在这宛转悠扬的歌声和清醇香溢的美酒里涣然冰释。


  品尝过下马酒,大家便分头各自活动。我和儿子选的是自助骑马,四个景点的游线,有敖包、牧民家、保护区、沼泽地。大家骑得马是草原上特有的马种——蒙古马,体型不长,个子不高,但很矫健。要想骑着这样的马在草原上飞奔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就是能小跑也不简单,特别是对于初次骑马者来说,必须有马倌在前边领着跑。大家便走,便尝试着马倌教给骑马的要领,往左就把缰绳往左拉,往右就把缰绳往右拉,若想慢点就把两根缰绳同时提起用力往后拉。就这样,大家便走便尝试着。


  在辽阔的大草原上策马扬鞭是一件极为快乐的事情,大家余兴未尽时便很快得来到了第一个景点——敖包。敖包建在一个高高的丘陵之上,大概三四米高,周长二十米左右,下半部是土堆堆积而成,上半部大都是用石头、石块垒起来的。敖包顶部插有旗杆,从旗杆上垂下数条经旗,旗杆周围插有大量树枝,树枝上挂满五颜六色的布条和哈达,微风吹过,布条和哈达唰唰作响,越加显示出敖包的庄严和神秘。


  第二个景点是位于草原腹地的牧民家,一个看上去略显质朴的的蒙古包。走进蒙古包,好客的蒙古族女主人,领着几个穿着华丽的蒙古族少女,捧出鲜美的奶酪和醇香的奶茶款待大家。也许风吹日晒久了,口渴的不得了,奶茶如甘露一般滋润着每一位来客的心田。女主人亲手制作的奶酪,酸的、甜的、咸的,百尝不厌。初入口时虽有点膻味,但吃进嘴里的时候,越嚼越觉得醇香浓厚,一种纯天然的大草原味道立即沁入肺腑。


  时光不等人,此时草原上的太阳直正射在人们的头顶上,刺得眼有点不睁不开,但有风呼呼地吹着,浑身并不感到酷热。


  快马加鞭,骑马稍熟的大家很快就到了第三个景点——保护区。这里草的叶子鲜绿鲜绿的,青翠欲滴,叫人甚是欣喜。虽然现在还处在干旱少雨的时节,但河床里仍有清澈的水在浟浟流淌,致使两岸的草如此茂盛。整条河流远远望去就像一条洁白的哈达,轻柔地漂浮在蓝天、白云、绿草之间。也许草原上的风是永不停息的,呼呼地吹着,不断把青草的馨香吹进肺腑里,伴着这清凉使平静的心变得更加舒畅。


  又过了一阵儿,也许到了该进午餐的时候了,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大家的心情也变得有点儿焦灼。有人就问领队:“沼泽地景点在哪?远吗?”领队抬手一指前方不远处说:“那就是。”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望去,的确那里的草与别处的不同,是一簇簇的,草堆儿之间的距离颇大,地面上是略润湿的土,什么也没有长。


  当一个人饥肠辘辘的时候,无论多美的景色,多奇异的风光都是无法叫人驻足留恋的,只有食物是最令人欣喜若狂的,即使是残羹冷炙也胜似美味佳肴。午餐过后,大家都各自回到蒙古包里。大家三人住的是一个稍大些的“豪华”蒙古包(就是多了个洗手间而已),位于众多蒙古包的西南边,白色的帆布围得严严实实,在白色的包顶上有几笔引人入目的蓝色曲线。包里边陈设简单:三张单人床,一台电视,一个茶几,两把椅子,最里边是一简单的洗手间。经过一上午的鞍马劳顿,午休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一家人没说几句话,就把疲倦的身子重重地摔倒在床铺上。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酣睡正浓,忽然被室外一阵急促的哨声和马的嘶鸣声惊醒。出门朝来声一望,原来有几个蒙古小伙在一片草地上进行骑马比赛和马术表演。围观的人在圈子外不断拍手称赞。大家来晚了,没有看到精彩部分。但接下来的摔跤比赛大家目睹了整个过程。七八个蒙族小伙上穿着整齐的摔跤服,如劲松一般伫立在草地上。黝黑的肤色尤显出其威武和强健。随着裁判一声枪响,摔跤比赛随即开始。只见几个摔跤手两两双臂搭肩,低着头,哈着腰,对顶着,各自将双脚分开站立,个个如斗牛一般。表面上看,对方都是将双手死死地扣着对方的肩衣,看不出他们在使多大的劲,可时间一久就不难发现每个人的嘴都“呼哧”、“呼哧”地喘息起来,露出来的腹部也一鼓一收的。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喊:“加油”、“用力”。正当大家不知道把目光投向那对选手时,忽然一对年轻的选手,身子大幅度地晃动起来,俩个人四只脚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躲来躲去。身材稍瘦弱些的突然来了个绊脚摔,左脚前申里扣对方的腘窝,身子向前猛推对手。对方脚下突然站立不稳,身子后仰,在对方的推搡下,恍然摔倒。“好!”“好!”大家马上叫起好来。此时另外三对也动作大起来,不是推,就是拉,要不是就是脚下使绊子。时间不长剩下的三对选手都分出了胜负。休息片刻,经过裁判认定有俩个摔跤高手直接对决,胜者就是今天的冠军。这俩个人一个是年纪轻轻,身材魁梧,动作灵活;一个是年纪稍长,体格强健,经验丰富。开始稍年轻的用力非常勇猛,上臂用力拉,脚下使绊子,想在最短时间内将对方拉了个大趴些。可年长者也不逊色,你进我退,你推我闪,在无形中积攒气力,消耗对手能量。你一招,我一式,大约僵持半个小时后,年长者突然从对方胳膊上撤出双臂,猛地下腰,紧抱对方腰部,用力抱起,先向右一晃再向左用力一甩,忽地一下,将对方摔倒在地,接着全身像泰山一样压了下去。下边的年轻小伙努力地翻滚着,很想翻身爬起来,但上边的人压得他动弹不得,简直令他有点窒息,挣扎多次都无济于事,只好认输。“好!”“太棒了!”在大家一片叫好中,裁判将胜者的手臂高高举起,大声说:“他,就是本场摔跤比赛的冠军。”


  激烈的角逐后,大草原上又恢复了一片宁静。高高的天空上飘荡着朵朵白云,在风的驱使下,自北向南涌动着。微凉的风徐徐地吹着,好像这美丽的景致有意叫人在草原上多待一会儿似得。我和妻子在松软的草地上手牵手慢慢地走着,一边欣赏无边碧绿的草原美景,一边娓娓而谈。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在一个高高的丘陵上站了下来。这里万籁俱寂,听不到一丁点儿声响。如果细心些你就会发现,这里的空气是如此地清鲜,天显得格外得高,蔚蓝的天空祥云朵朵,一只苍鹰在白云下极速滑翔。脚下的青草尽管矮小,但远望它们就如一张硕大的绿色地毯铺在起伏的丘陵之上,像不断涌起的碧涛。草地上鲜艳的小花盛开的不多,却把绿色的草原点缀得恰到好处,红的,粉的,蓝的,黄的,星星点点,可爱至极。举目远眺,在不远处的牧场上另有一群羊和白云共成一色。丘陵的底凹处,一群悠闲的马边走边吃着地面上的青草。多么美妙的画卷呀,总想让人高歌一曲,也想使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站着。此情此景目酣神醉,也只有切身置于此地,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样一幅壮美的画卷。在如此奇异的胜境里行走,真不知哪里才该是大家的去处。也许“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表述了大家此时的处境。


  忽然一阵疾风骤起,把沉醉于优美景色中的大家唤醒。我和妻拉着的手松开了,抬头望天,不知天空何时多了些厚厚的黑云,零零落落的雨点儿飘荡下来,打在脸上,凉凉的,到叫人惬意了许多。


  虽然白天草原的美景实在叫人流连忘返,但夜间热情洋溢的篝火晚会更叫人心醉痴迷。晚上9点不到,一片空阔的水泥地面上,一群蒙古族男女早已把篝火熊熊燃起。干枯的松脂和木材在烈火中“噼、啪”作响,红彤彤的火焰把周围人的脸庞映了个通红。此时夜风清凉,乐声激扬。一个蒙族琴师在动情地弹奏马头琴,曲目《万马奔腾》。虽然我不甚懂音律,但马头琴那淳朴、浑厚的音色却叫人听了更加心醉,随着音乐的旋律,顿时在我的脑海里呈现出骏马在草原上奔腾的景象:广袤的草原,碧色的海洋,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矫健拥挤的马群,时而长空嘶鸣,时而扬蹄

上一篇:石阶
下一篇:彼时光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