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彼时光阴

大唐鲁北bet1946mobi企业  2014-08-29   王洪鹏   3057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一进十月份,长春就开始落了雪。飘飘洒洒的雪花悄无声息地落了一夜,处处变得银装素裹,变成一个银色世界。放眼望去一片片冰雕玉砌晶莹欲滴,太阳白晃晃地映照在光滑的冰面上,反射出无数面不曾打磨却也锃亮的小镜子。街上人们开始换上厚重的棉衣。身穿军绿色大衣的学子们像是一棵棵冬天童话里绿色挺拔的钻天杨,一下子长满省城的大街小巷。


  雪白的校园里点缀着一丛丛绿色的军大衣,显得生机盎然。许多人穿着大衣走起路来步履匆匆,带着一份飘逸潇洒,冬日的暖阳让人心情舒畅,让人恨不能像杨子荣打虎上山时穿着大衣那样威风凛凛、顾盼生姿。有人干脆把军大衣披在身上,踱着四方步,走进教室,潇洒地来到桌子前,转身抖肩,军大衣准确地落到了椅子上,动作一气呵成,帅气得无与伦比,让人目瞪口呆。


  如今有着金黄色双排扣的军绿色大衣已不鲜见,且多是作为劳保分发给需要御寒的体力劳动者。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种军绿色的大衣在北方城市却成为一种流行服装,一度风靡春城的大中专校园,与崔健的摇滚乐,迪克牛仔的裤子一样引领了当时校园的流行风。大家刚从八十年代《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情境中走出来,对绿色军营还心驰神往,满脑门子充满英雄主义幻想,加上当时还没有出现轻暖多彩的羽绒服,身上自家做的黑面料的棉袄瞅上去又是那样臃肿灰暗,无情地遮掩住了年轻人青春亮丽的光芒,所以这种实用耐看的军绿色大衣流行起来自然也就顺理成章。


  祥子是我上铺的兄弟,一看见下雪,开始大呼小叫手舞足蹈,他来自南方小镇,从没见过下雪,其实这点小雪对北方城市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他却兴奋得跑到雪地里打滚。不过很显然他对冬天的冰冷估计不足,有着阳光饱满如黑巧克力样皮肤的祥子从没见识过锋利如刀子一样的北风,入校时他还穿着秋衣,很快寒风长驱直入,子弹一样穿透他单薄的衣衫,他苍白的嘴唇哆嗦得像是一片飘来飘去的秋叶,在我上铺把整张床抖得稀哩哗啦。


  于是我和祥子到长春黑水路批发市场买大衣。拥挤的市场里到处人声鼎沸,那时候可爱的老人正准备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上一道圈,经济大潮已经风生水起,到处春潮涌动,大有星火燎原之势。铺天盖地五颜六色的服装汇聚成波涛汹涌的海洋,我和祥子穿行在嘈杂忙乱的市井人声中,像两条鱼浮游其中一阵阵眼花缭乱。军绿色大衣当时六七十元一件,祥子东瞅西看,发挥三寸不烂之舌,轻松地将两件大衣“砍”到一百元。


  祥子刚入校的时候因为见了陌生人显得很腼腆,特别看见女孩子更是面红耳赤,女生不知谁给他取了个“老妹”的绰号。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很快他就暴露出语言上的天赋和活泼的性格。每天熄灯前的“卧谈会”他都是最活跃的份子。入学没几天他硬拉着我去批发了一批贺年卡到各校园里四处去推销。那时候大家都喜欢贺年卡,精美的画面上写着大家想说而不知怎么说得更好听的祝福,每个人铺天盖地把祝福撒向朋友的海洋,然后又打捞上来铺天盖地般的祝福,那时几乎每年都收到很多的卡片,堆在屋里像是下了一场丰厚的大雪。祥子做起生意来轻车熟路,好像嘴里安了弹簧,逮谁都能谈笑风生地开几句玩笑,一副说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半个多月风餐露宿地折腾下来大家斩获颇丰,每人积攒下二百多元钱,肚里有粮心里不慌。除大衣外大家每人捎带着买了十元钱一双的棉鞋,黑毡面白塑底,瞅着挺像现如今戏里的官靴,好看暖和还实惠。两个人换了全身行头招摇过市,一副真正这座城市主人翁的满足感。


  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后来发现鞋底是硬塑料的,天一冷冻得硬梆梆的,冰面上直打滑,一出门我就胆战心惊,担心摔跟头却总是事与愿违地摔了无数的跟头,后来干脆跑到修鞋摊上找师傅在鞋底钉了几根铁钉,立即变得掷地有声,踏在冰面上铿锵有力,金属的清脆伴着雪屑纷飞,一走路就像在演奏激越人心的进行曲。


  冰冷的冬夜,大家水足饭饱,聚在阅览室里,躲在大衣温暖的怀抱中,捧着喜爱的书,任室外凛冽的寒风中雪花漫卷却充耳不闻,只幸福地沉浸在书的世界中,感受着常识灼人的温度和书本淡淡的清香,在四周一片安静中突然发现生活原来可以这样美好。

prijs viagra apotheek viagra pillen kruidvat viagra rezeptfrei forum
上一篇:草原印记
下一篇:登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