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大唐潍坊热电企业  2012-04-28   薛聪华   4575次
字体:加大 减小

  我自小便多梦。但大多的梦境醒来后是不记得的。但是只要是能进入记忆的,便是印象极其深刻,挥之不去的。

  至今,能在我简单头脑中留下极其深刻印象的梦境只有两次。说出来很是惭愧。一次是在我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那时太原电视台刚刚试播。每日热播的电视剧便是当时风靡一时的港台剧《射雕英雄传》。那是至今都被人们所喜爱、可称为是射雕经典版的一部连续剧。主演是黄日华和翁美玲。当时年龄尚小,又是首次接触港台剧,每天那个痴迷啊!当时爸妈给的零用钱几乎全部用来买翁美玲的贴纸了。可是,痴迷归痴迷,当时小小的脑袋里还是隐藏着一个令人万分鄙视的小秘密。那就是对剧中角色“梅超风”的极度恐惧。心里虽然害怕得紧,可依然抵制不住她对我产生的强烈诱惑,每天如期守在电视机旁,等待着那个神圣时刻的到来。

  终有一天,在梦里见到了那个始终缠绕在我心底的恐怖场景:“梅超风”盘腿坐在一个空旷无人的山洞里,周围环绕着一堆死人的头骨。每个头骨上面还有着清晰可见的五个手指孔洞。而我呢,就很不幸的趴在这堆白骨之间。眼睁睁地看着她将一双沾满了浓浓血腥气的“爪子”向我伸来,嘴里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那气氛实在是诡异至极,生生将我从梦中惊醒。而彼时,浑身已是冷汗淋漓,虽然是虚惊梦一场,可梦中景象却如磐石一般坚定而固执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至今仍然挥散不去。

  另一个难以忘怀的梦境也是发生在我很小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孩童时代的我过于顽皮,还是那时候的父母都习惯于把吓唬小孩子当作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总之,母亲总喜欢给我讲一个很离奇却又十分恐怖的故事:有一个老头就喜欢拐卖不听话的孩子。他手上抹了一种很奇特的药,只要是摸摸小孩子的脑袋,你就会乖乖地跟他走。现在想来,这个故事可能只是当时家长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的一个最通用的版本。可那时候的我,却实在是难以承受这样一个故事在我小小心灵中所引起的强烈震撼。以至于不止一次的梦到这样一个滑稽场景:一个印象模糊的老头,嘴边始终挂着一抹含义不明的笑容。伸出他那双充满魔力的手,试图摸我的这个本就不怎么灵光的小脑袋。我那个怕啊,想跑跑不了,想喊又喊不出来。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极度恐惧总是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就像《乱世佳人》中的斯嘉丽一样,总是反反复复做着同样一个噩梦。而在梦中,总是能将一个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袒露出来。我想,从小的我,就是一个外表无比坚强,内心却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古怪孩子吧!

  印象里,小时候的我,并不算十分胆小。可不知为什么,仅有印象的两次梦境却貌似都是和我深藏在心底的、令人无比鄙视的恐惧息息相关。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梦境里的我,才是最真实的自己。谁又敢说,那曾经缠绕在自己心头的可怕梦境,不是自己最在意、又记忆深刻的事情呢?现在想来,也许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着类似的难解情怀吧。属于特定的一个时间段,或是年龄阶段的纯属个人所有,永远挥之不去、又无法释怀的小小情结!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变的是已步入中年的我,仍如年少一般多梦。变了的,是那或惆怅、或欢喜、或离谱的梦境,却再也不能给我留下什么清晰而深刻的印象。一晚上大脑不知疲倦的在那里马不停蹄的高速运转,而醒来后却发现:工作一晚的成果呢?竟然莫名其妙的丢了。就像是一位在计算机前忙碌打字的人,码了几千字的文稿却忘了保留。突然之间,所有的劳动成果都付之东流。那叫一个沮丧啊……

  我想,梦里丢失的不仅仅是人和物吧,而是年少时心底的那一份纯真。也许只有那些天真的孩子才会追溯那些故事的真与假,而作为成年人的大家,又怎会在意?

  有时候不免感叹:凡是能记住的梦,都遗留在那个做梦的年代了。现如今的我,虽然也多梦,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般深刻。因为大家长大了,一副躯体已被生活所役,想得多了,梦自然也就繁杂且不连贯了。当你偶尔拾起那些曾经属于过往的美好片段时,是否心底会生出淡淡的惆怅? 那么,就将那个曾经搁置过大家美丽“梦想”的匣子,当作是大家精神栖息的场所吧。当大家在凡尘中倦了、累了,就缩回到那里,还自己心灵一片自由,还生活一片清朗纯净的天空!

is there a generic for bystolic bystolic coupon voucher
cost for abortion click what is partial birth abortion
上一篇:五月的花海
下一篇:女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